网站首页 / 最新观点 / 内蒙古煤炭领域专项整治引向深入,民营煤矿须关注涉税风险
返回

内蒙古煤炭领域专项整治引向深入,民营煤矿须关注涉税风险

浏览次数:679 分类:最新观点

编者按:为推动煤炭资源领域专项整治向纵深发展,今年3月下旬开始,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巡视机构派出12个巡视组,对鄂尔多斯市等7个盟市和内蒙古自治区自然资源厅等4个厅局、内蒙古能源发电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3个国有企业开展煤炭资源领域专项巡视。7月17日,专项巡视组现场巡视结束、撤组,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巡视办听取了各巡视组汇报,并组织书记专题会议研究听取综合情况汇报,煤炭领域的一些违法违规线索逐步展现。在发现的问题中,煤矿并购重组违规,欠缴相关税费,导致国家税款、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较为严峻,或牵连民营煤矿企业涉税法律风险。本文华税与读者共同探讨本次煤炭领域专项整治中或牵涉的税法风险。

 

一、巡视组收缴23.9亿矿业权出让收益,受让方民营企业或面临重负

巡视组对群众反映强烈的欠缴税费问题进行了深入下沉了解、调阅资料,督促被巡视党组织即知即改。某巡视组联络员介绍:“该组进驻后对历年欠缴资源补偿费问题盯住不放,要求立行立改,至撤组时已收缴矿业权出让收益23.9亿元。”单个巡视组即收缴矿业权出让收益23.9亿元,足以反映出问题严重性。

矿业权出让收益是国家基于自然资源所有权,将探矿权、采矿权出让给探矿权人、采矿权人而依法收取的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由中央和地方按照4:6的比例共享,具体征收由矿产资源主管部门负责。根据《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管理暂行办法》(财综[2017]35号)规定,通过招标、拍卖、挂牌等竞争方式出让矿业权的,矿业权出让收益按招标、拍卖、挂牌的结果确定;通过协议方式出让矿业权的,矿业权出让收益按照评估价值、市场基准价就高确定。矿业权人未按时足额缴纳矿业权出让收益的,每日加收千分之二的滞纳金(不超过欠缴金额本金),同时面临矿产资源主管部门行政处罚。

在本次专项整治发现的煤矿并购违规案件中,存在部分煤矿企业股权附带矿业权一并转让的并购方式,那么对于该煤矿煤矿历史中欠缴的矿业权出让收益,该由谁承担?《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管理暂行办法》(财综[2017]35号)第十五条规定,探矿权人转让探矿权,未缴纳的探矿权出让收益由受让人承担缴纳义务。采矿权人转让采矿权并分期缴纳出让收益,采矿权人需缴清已到期的部分,剩余采矿权出让收益由受让人继续缴纳。易言之,在民营企业收购国有煤矿、一并受让矿业权的情况下,尽管欠缴并非由于民营企业造成,但由于民营企业整体受让了国有煤矿及其矿业权,则按规定负有补缴矿业权出让收益的义务,甚至面临欠缴滞纳金与行政处罚。

 

二、税款欠缴现象多发,民营企业或面临认定偷税的行政责任

谈及矿业权出让收益时则不得不谈及资源税。资源税是对矿产、盐的开采或者生产自用行为而征收的税种,同样对煤炭等能源矿产进行征收。但与矿业权出让收益不同的是,矿业权出让收益的客体是探矿、采矿的权益,而资源税的客体是矿产资源及盐。欠缴资源税等税款同样是此次内蒙古煤炭资源领域专项巡视中发现的重点问题之一,例如通报中指出:乌海市“执行煤炭资源有偿使用划定搞变通,欠缴少收税费问题时有发生”;阿拉善盟“涉煤资金羁系不严格,欠缴少缴税款问题突出”;内蒙古能源发电投资团体有限公司“存在恒久欠缴税金问题”等等。

无论是资源税还是耕地占用税、城镇土地使用税、房产税、水资源税,以上问题均反映出企业对于小税种管理制度的缺失,导致常年欠缴税款的违法线索在本次专项整治中被一并牵出。在一案多查、部门协作机制下,税务机关根据问题线索必将介入调查,地区内企业历史欠缴税款即将面临大范围追征。

根据现有资料显示,已经有多家民营企业收到税务机关税务事项通知书,通知补缴十年以来未申报缴纳的耕地占用税、城镇土地使用税、房产税、水资源税,且滞纳金甚至超过了税款本身。更有甚者收到了税务处理、处罚决定书,其应缴未缴的行为被认定为偷税,面临巨额处罚。

 

三、煤矿并购违规下民营企业股东面临诸多个税争议

本次专项整治中同样发现了国有煤矿违规收购民营煤矿企业,股权转让价格畸高,导致国有资产受损的问题,并且相关民营企业股东已经着手退回部分股权转让价款。而对于民营企业股东已经缴纳的个人所得税,税务机关以其非退税法定事由,不予退还相应税款。

同时,税务机关同样开始关注民营企业之间的股权转让交易,对于以股权转让掩饰矿业权转让的,认定股权转让价格偏低且无正当理由,对股权转让价格作出调增并追征税款、滞纳金并认定偷税予以处罚。在对民营企业之间股权转让交易进行调查时,税务机关将调取企业账簿、会计凭证、合同等财务、税务、业务资料,对企业经营活动进行全面稽查,进而导致税务风险的全面爆发。

 

四、不同情形下民营煤矿企业应当积极采取策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一)滞纳金不应超过欠缴税款本金

《行政强制法》第四十五条规定:“行政机关依法作出金钱给付义务的行政决定,当事人逾期不履行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加处罚款或者滞纳金。加处罚款或者滞纳金的标准应当告知当事人。加处罚款或者滞纳金的数额不得超出金钱给付义务的数额。”

尽管《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二条并未明确滞纳金加收限额,但是我们认为,《税收征收管理法》作为税务机关进行税收征管活动的法律依据和准则,属于行政法的范畴,其规定应当符合行政法的基本原则,而税款滞纳金超过税款本金有违行政法的比例原则。

同时,《税收征收管理法》亦应当符合税法的基本原则,税款滞纳金超过税款本金,有可能使得义务人负担过重,没有能力履行纳税义务,反而达不到督促义务人尽快上缴税款的效果,背离了税收滞纳金制度的设立目的,亦不符合量能课税原则的要求。

(二)税务机关对纳税人偷税的主观故意负有举证责任,否则不能无限期追征税款

《税收征管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对偷税及其行为方式进行了认定。但是,该条款并未明确偷税是否以纳税人主观故意为要件,以致于税务机关在行政执法过程中对纳税人少缴税款情形不加以区分,只要纳税人存在征管法中规定的少缴税款行为方式,即认定为偷税。这种不对纳税人主观状态加以认定的做法无疑是对纳税人合法权益的侵害。

但是,实践当中国家税务总局的文件以及法院的裁判均表明,税务机关不能证明纳税人偷税的主观故意的,不应定性为偷税。总局文件有三:《国家税务总局办公厅关于呼和浩特市昌隆食品有限公司有关涉税行为定性问题的复函》(国税办函〔2007〕513号)、《国家税务总局关于税务检查期间补正申报补缴税款是否影响偷税行为定性有关问题的批复》(税总函〔2013〕196号)以及《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北京聚菱燕塑料有限公司偷税案件复核意见的批复》(税总函〔2016〕274号)。而典型案例则包括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北京中油国门油料销售有限公司不服北京市顺义区国家税务局税务行政处罚一案,法院最终认定:“当事人的主观方面系认定偷税行为的必要构成要件。行政机关以构成偷税行为为由对当事人作出行政处罚,应当对当事人不缴或者少缴应纳税款的主观方面进行调查认定,并在当事人提起行政诉讼后就此承担举证责任。”

综上所述,在纳税人不构成偷税的基础上,税务机关无权无限期追征税款、滞纳金,无权再给予税务行政处罚。

您好!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X

    X